瘋狂的信用“期貨”:中國比特幣淘金熱再起

來源:本站原創 專業IT吐槽 超過675 views圍觀 0條評論

所有的外界質疑都沒能阻擋資本和比特幣玩家繼續涌入市場的熱情。在中國,比特幣交易和投資、挖礦、芯片生產、礦機組裝乃至托管服務正孕育出一條新的虛擬貨幣產業鏈,并成為全世界比特幣生產中心。

在網絡淘金熱催生的這條產業鏈中,現在的關鍵詞不是龐氏騙局、不是投機和泡沫,而是期貨。這種期貨的內涵,包括對比特幣的價值增長預估、包括產業鏈上下游環節對彼此信譽孤注一擲的豪賭;這種期貨最大的風險則在于,比特幣同時被作為一種交易和投資的商品,究竟能否被更多人接受并成為網絡世界的基準貨幣面臨太多挑戰。

不過,至少在越來越多投身比特幣創業潮的人看來,“錢”途依然無限光明。

挖礦的專業化演進

僅僅一個月前,前校內網共同創始人楊曜睿還在海南三亞享受沙灘和沖浪,而從一無所知到接觸比特幣后短短不到三十天的時間里,他已拿出積蓄全身心投入到比特幣創業之中。

在中關村創業園的一家咖啡廳,楊曜睿告訴騰訊科技,他最開始了解比特幣是在5月22號看到42btc.com 創始人張沈鵬發表的文章《比特幣創業史》——而楊曜睿在研究張沈鵬的淘寶店鋪Avalon礦機的銷售數據后,立刻萌生了創業的想法,他發現,張沈鵬在22號發出預售后兩天內竟然就賣出了總價值100萬人民幣左右的產品。

眾所周知,比特幣早已過了用CPU和GPU挖礦的時代,專業的挖礦芯片及組裝礦機已成為網絡淘金群體的必然選擇。

通過專門設計的ASIC集成電路被業內公認為是最能提高挖礦效率的芯片設備,ASIC礦機芯片也成為市場上的最稀缺商品,而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預訂成為行業的主要交易方式。全球最早研發出ASIC芯片的蝴蝶公司以很低的價格出售蝴蝶礦機,但是購買者無法得到任何發貨時間上的保證,只有等待或退款兩種選擇,收到蝴蝶礦機的概率就像中彩票一樣。

另外兩家研發出高計算能力芯片的團隊都來自中國,包括深圳的烤貓團隊和北京的Avalon團隊。不過,烤貓雖然研發出了芯片和礦機,但選擇了通過募集資金認購股份的對外合作模式,拒絕出售購芯片和礦機等挖礦設備。在國外最大的比特幣礦池上,烤貓團隊的運算能力和比特幣挖取數量排在全球第一,每天挖到的比特幣財富超過20萬人民幣。

Avalon團隊則不通過挖礦獲取收益,最開始,他們直接對外發售配置其研制芯片的礦機。Avalon的ASIC芯片是由北航計算機系網名為“南瓜張”的在讀博士研發。據了解,最早8000元一臺的Avalon礦機,1個月內挖出的比特幣大概能獲取近10萬人民幣的收益,而現在二手的Avalon礦機價格也已飛漲到20-30萬。

考慮到礦機的利潤主要集中在芯片,Avalon團隊后來決定放棄直接銷售礦機,開源Avalon除芯片以外的硬件解決方案,集中資源和精力只做其ASIC芯片的售賣。據騰訊科技了解,現在最低要購買價值60萬人民幣左右的芯片,“南瓜張”才接受預訂——如果要求現貨交易,成交額至少要達到6000萬人民幣以上,而且都只接受通過比特幣在網上進行。

“期貨”的跳票風險

多位近期曾預訂Avalon芯片的比特幣玩家和業內人士向騰訊科技透露,由于Avalon團隊曾經在大部分情況下都做到了在其聲稱的預訂后9~10個星期發貨,獲得了業內的普遍信任,而從今年4月份對外開放芯片預訂后到現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該團隊的芯片已經獲得了超過1億人民幣的預訂款。

后來決定像張沈鵬一樣在比特幣礦機設備領域進行創業的楊曜睿,正是上述向Avalon團隊購買芯片的一員。楊曜睿5月22號開始了解比特幣,其迅速組建的MeetEnd團隊6月2號便上線了自己的淘寶店鋪,在前十天預售了宗價值80多萬人民幣的比特幣挖礦機,而6月14號一天便賣出80多萬——這些挖礦機的價格從2000到45000元不等,客戶購買礦機的預訂款則被他們繼續用來作為訂購芯片以及生產主板的資金,并承諾在如期收到“南瓜張”所發芯片的情況下,于今年9月初發貨。

相關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的比特幣節點超過85220個,占比22.8%,居于全球之首。中國淘金者的熱情,導致了對高配置“挖礦機”的需求急劇擴大。

問題在于,上述的一切都是預售,誰也無法保證Avalon團隊像以前那樣在收到預訂款后的9~10個星期發出芯片,當然,在楊曜睿、張沈鵬等團隊所開淘寶店鋪上預訂產品的客戶也就無法保證能如期收到Avalon挖礦機——盡管對于MT.gox等交易平臺上比特幣看漲的玩家,保持著對專業挖礦機的旺盛需求(中央電視臺5月曾做相關專題報道),但是現在真正能獲得相關產品的人寥寥無幾。

而另據騰訊科技獲悉,“南瓜張”目前已經處于消失狀態,由于之前的交易都采用比特幣支付,理論上說,其存在“跳票”、攜巨款直接消失的可能。

“比特幣交易意味著完全匿名,不可追討,一筆交易除了當事人雙方,沒有任何人可以證明,我們是基于信任才預付給他,如果南瓜張跳票,那1億預訂款就全是他的了。”一位向Avalon團隊購買了芯片的業內人士向騰訊科技表示。

不過,讓眾多芯片買家略感安心的是,“南瓜張”在6月9號向全球同時發出了一批芯片樣本,提供給挖礦機量產和組裝團隊提前研究,給市場注入一定的信心。

楊曜睿向騰訊科技表示,現在全球無數個團隊正在跟時間賽跑,拿著到貨的測試芯片加緊研究,組裝系統、測試礦機主板,爭取最早拿出業內高品質的礦機產品,并保證當Avalon芯片批量到貨后,可第一時間組裝,測試并發貨給用戶。

而就在接受騰訊科技采訪的當天晚上,目前已經獲得知名比特幣玩家李笑來投資的楊曜睿MeetEnd團隊,再次下單購買了一批“南瓜張”的Avalon芯片。“為了保證庫存充足,現在手上的錢一大半要給他(南瓜張)。”楊曜睿說,“這個行業最妙的就是靠信用。”

信用的價值與危機

事實上,圍繞比特幣興起的包括交易平臺、投資、挖礦、芯片生產、礦機組裝在內的產業鏈各個環節,都離不開信用的支撐。

比特幣的設計初衷,是充當互聯網世界的“黃金”,在網絡世界完成貨幣使命。而比特幣能否真的成為網絡世界的黃金,是左右目前這個信用體系崩潰與否的決定因素。

從積極的一面來說,比特幣具備某些黃金的特質,比如總量稀缺恒定在2100萬個,像當初的金銀一樣越來越多被機構、商家和個人所接受,既能流通又能持久保存,與各主權國家發行貨幣掛鉤,等等。

此外,比特幣的產生是基于P2P技術和強大的運算能力,沒有任何機構可以隨意增加供應量造成通脹,其交易也不需要經過任何官方的同意,支付便捷,零手續費、零倉儲費,有完美的可分割性計量單位——從性質上看,它做的可以比黃金還要好。

在不久之前舉行的彭博社“Next Big Thing”峰會上,60%的與會者最后認為,在未來五年內比特幣的交易價格或將超過500美元。

“貨幣本來就沒有固有價值,其價值是由信用決定的。”倫敦新經濟基金會成員柯林斯表示,目前,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在喪失對主權國家所發行貨幣的信心,比特幣可能正是利用了這種心理,從而受到成為無政府主義人士的追捧——事實上,很多比特幣玩家都是這類型的理想主義者,堅信貨幣發行權不該交給中央銀行。

有人做過這樣的遐想,如果未來比特幣成為網絡世界類似黃金的基準貨幣,按目前全球央行12萬億美元黃金儲備換算下來,2040年后一枚比特幣大約價值57萬多美元——而這也是驅動無數比特幣創業者的最大誘惑所在。

不過,讓比特幣成為網絡世界黃金的關鍵在于,需要社會廣泛接受比特幣,而要實現這一點,又需要比特幣的匯價整體趨于穩定、波幅不能太大,否則無法成為通行的基準貨幣。

顯然,這對于匯價曾在一日內漲跌數十倍、14個月內暴漲1000倍的比特幣來說,絕非易事。比特幣每4年的產出減半一次,由于籌碼較少,比特幣價格易受到莊家控制,投機者眾多。國內首家比特幣對沖基金創始人端宏斌認為,比特幣現在的價格就是投機,如果比特幣未來沒有很好地應用的話,隨時有泡沫破裂的風險。

所以悖論在于,目前市場上絕大部分持有比特幣者的心理是獲取更高的現實貨幣,比起支付功能,投資(投機)成為市場主流,這與比特幣的初衷完全違背。

比特幣的根基完全源于它的一整套機制所營造的信心,不是從外部注入流動性,而是讓比特幣憑空產生,盡管業內對比特幣系統是否是龐氏騙局存在較大爭議,但目前來看還是具有較高風險的系統,這種純粹運算出來的數字符號的貨幣一旦失去了信用保證,將不會具備任何現實價值。

另一方面,如中本聰所說,僅僅從支付的角度而言,比特幣是“基于密碼學原理而不基于信用、不需要第三方中介的參與”的電子支付系統,在杜絕偽造貨幣、杜絕同一個貨幣被同一個人連續支付多次的同時,也成為毒品販賣商、色情販子和小偷等犯罪分子進行交易的新選擇,未來面臨政府監管的可能性也給比特幣的前景蒙上了不少陰影。

作者: 范曉東 發布: 閆彧

文章出自:CCIE那點事 http://www.qdxgqk.live/ 版權所有。本站文章除注明出處外,皆為作者原創文章,可自由引用,但請注明來源。 禁止全文轉載。
本文鏈接:http://www.qdxgqk.live/?p=3203轉載請注明轉自CCIE那點事
如果喜歡:點此訂閱本站
?
?
萌宠夺宝游戏